志愿者地铁站“暗访”乞讨小组被不明身份的人追踪

时间:2019-04-05 00:38:47 来源:德江信息网 作者:匿名
  

陈宇

强制,欺骗或者使用未成年人乞讨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如果被公安机关和未成年人的援助保护机构拒绝或者纠正,可以依法剥夺监护权。

2015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颁布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正式实施,上述规定在《意见》中明确规定。 。

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由作家陈宇发起的一个小型非营利组织“小希望之家”发起了一项“连锁行动”,以拯救被成年人乞讨的未成年人。人。

几天前,记者跟踪了上海街头的小望屋和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开展了拯救儿童的活动。

妇女带着他们的儿子在高速公路上

5月27日上午9点15分,小望屋的志愿者在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武宁路交叉口找到一名正在乞讨的女子。当记者赶到现场时,他看到一名女子背着一个男孩,站在武宁路主干道中间的绿化带一侧。等待车辆的红灯,孩子抱着她,来到车辆的驾驶员侧,敲了敲窗户,握了握手摇动锡罐,并示意要钱。当信号灯变为绿色时,乞丐女人迅速从主要道路撤退并返回绿化带。车来了又走了,抱着男孩的女人穿过主干道。

在拍摄了女性的乞讨行为后,志愿者立即将她带到了人行道上。经询问,该女子来自甘肃省蓟县。她今年30岁。她说她的孩子是她的儿子,她今年4岁。

小希望之家的主任和作家陈伟当场告诉乞讨的女性,根据2015年1月1日《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的正式实施,即使他们与父母一起出生,带孩子乞讨也是违法的。 。超过三项对教育的批评将不予纠正。被剥夺了监护权。

这个乞丐女人说:“孩子是我自己的,但我不知道和他打赌是违法的。”这名妇女透露,她的丈夫正在家乡耕种,他有一个11岁的儿子在家乡学习。 “总共有六个人从家乡来到上海乞讨。我是一个小妹妹。我还是个孩子。小儿子还年轻。我觉得把他带出去乞讨比较容易。我将它带出来。“在志愿者教他之后,这名妇女在志愿者提供的承诺上按下了指纹,并承诺不会发生侵犯儿童权利的行为。为了确认缠扰者和孩子是母子,志愿者将当场报告。 10分钟后警方赶到,并将妇女和儿童带回警察局调查核实身份。

地铁站遭到帮派和志愿者的追捕。

5月27日晚22点,志愿者发现一些成年人在地铁1号线上海火车站等候区殴打未成年人。志愿者拿出手机拍摄和收集证据。出乎意料的是,此举引起了乞丐的注意。他们突然分散并撤离。

“我跟着他们中的一个,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男孩,一个男人跟在那个可疑的盲人后面。有一个地铁开进了平台,他们进入车厢乞讨。”小希望之家的工作人员李世来向记者描述,缠扰者看到有人跟踪并且非常警觉。 “那个男人很快拿出手机打来电话。虽然他用方言说话,但我听说他与他的同伙有过接触,并说他正在接受跟进并要求几个人支持他。”

李世来透露,火车到达汉中路站,车门开启后,车队司机迅速下车。 “我跟着他们走了。就在火车灯闪烁,车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我没想到他们会马上跑回车里。我被车外了。”

后来,当李世来从车站出来时,显然两名男子正在追踪自己。 “走到路上,有两个人跟踪我,我想这应该是以前乞丐所称的支持人员。”他向操作指挥小组报告了他的情况并收到了“收据”后,他终于安全撤离。

对于当天激动人心的体验,小望屋主任张伟说,根据志愿者的经验,地铁站遇到的乞丐可能是一个组织良好,统一,高度警惕,高度伪装的乞丐儿童。团伙。 “这个团伙非常符合'黑链特征',涉及大部分男性,暴力侵略性。我们的员工和志愿者都是非专业人员,在行动过程中很难评估安全性。那天晚上我发出关闭球队的命令。“关于该群体携带的儿童是否涉嫌贩卖,张伟认为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他说,下一个小希望家园将积极联系轨道交通公安警察,并希望通过警方的力量获得帮助。

据统计,5月27日和28日,小望屋的“连锁行动”共发现6起儿童乞讨案件。除了28日晚的情况,其他5个案件是监护人。孩子们乞讨。

让孩子乞丐签署一份对警方的承诺书

在接受采访时,小希望之家主席陈浩将乞讨儿童现象分为三类:监护人,家人和亲属,以及无关联方。 “监护人带着孩子的乞丐,主要是因为这些监护人大多缺乏对儿童权利保护和相关知识的认识。根据孩子的个人物品,携带孩子的乞讨更有可能成为他们谋生的手段。“

而亲戚和朋友租来孩子乞讨,陈宇说,这些孩子是由监护人出租给专业的枷锁,他们带着孩子上街乞讨,孩子们经常受到威胁甚至恶意伤害“承租人”。 “在这种情况下,儿童不是基本个体。它们只是从成年人那里获取收入的工具,而这些成年人将这些收入用作诽谤手段。“她透露,将残疾儿童租给监护人并向路人展示儿童残疾是这种做法的常用方法。

“在所有控制关系的关系中,无关的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带着孩子.——孩子的来源是未知的。他们可能被贩运,或者他们可能被陌生人丢失,”陈说。

为有效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2015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民政部联合颁布《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正式实施,《意见》明确指出父母或其他监护人胁迫,欺骗,使用未成年人乞讨,通过公安机关和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等部门三次以上批评教育拒绝纠正,可依法剥夺监护权。

“《意见》颁布后,我们的志愿者访问了许多基层部门,发现许多人不知道乞求孩子是违法的。”陈说,成年人乞求自由,不能干涉;怀疑与未成年人乞讨是违法的,必须停止。这一次,小希望之家发起了“连锁行动”,以使社会关注乞讨儿童的非法行为。与此同时,小希望之家也将保留在此行动中背叛的人。备案。 “我们发现每个报告报告的孩子都需要签署一份由小希望之家准备的承诺书,以确保未成年人的权利不再受到侵犯。将来,我们会对文件进行分类并提交他们向公安机关备案,切实推动四部委关于未成年人使用的规定的实施,乞求三项不予纠正的批评和教育,强制进入司法程序将被剥夺监护权。“

小希望之家主任刘波说,孩子们极具延展性。 “行为主义学校的创始人约翰沃森的话:”给我十几个健康的孩子。我可以训练他成为法官或小偷。 “因此,儿童发展问题是社会发展的问题,儿童利益的优先考虑是所有良性社会的必然选择。”